本刊简介   |    联系我们   |   

《歧路灯》聚焦的教师职责或素养

2021-09-29 11:19:39

  摘要:清朝乾隆年间,李绿园创作的长篇小说《歧路灯》,属于教育题材。全书描写的七位师长,代表着不同的类型。在他们身上,作者多层面地聚焦教师的职责或素养数十条,这对今天的人民教师,应该担负怎样的职责、具备怎样的素质,都具有参考价值。

  关键词:《歧路灯》;教师;职责;素养

  清朝乾隆年间,李绿园创作的长篇小说《歧路灯》,属于教育题材。小说的主人公谭绍闻,青少年时期由正道走上歧路,再由悔悟到重入歧路,循环往复。直至身陷绝境,才彻底洗心革面,走向人生坦途。伴随他特殊经历的师长有七位:谭孝移、娄潜斋、侯冠玉、程嵩淑、惠养民、孔耘轩、智周万。小说介绍这些师长不同程度地对谭绍闻实施家庭、学校、社会教育,并借助塑造这些教师群像,多角度地聚焦教师的职责或素养问题。

  一、谭孝移、娄潜斋

  《歧路灯》第1回交待,谭绍闻七岁之前,父亲谭孝移任启蒙教师。该回书认为,启蒙教师的职责或素养是:其一,选择的教学形式与内容适宜,效果良好。孝移口授《论语》《孝经》,绍闻已大半成诵。其二,具备高素养的前提,即出身书香门第。谭孝移祖籍江南丹徒,明朝宣德年间,高祖谭永言考中进士,出任河南灵宝知县,美誉远播。后来,谭家流寓开封府祥符县萧墙街,书香相继,列名胶庠。其三,不能辱没门第,发扬优良传统,读书求学,获得相应学历,具备较高文化素养。孝移18岁进入县学,21岁成为廪生,31岁选拔贡生。几次乡试,考官推荐失利,遂渐废科举之业。其四,道德与学问兼备。谭孝移则“端方耿直,学问醇正”。其五,提供早期教育必要条件。孝移为儿子提供的条件,远优越于一般家庭:拥有专门校舍,即后宅四五亩大的碧草轩,由旧宦书房改造而成,教学、生活设施一应俱全。其六,一些活动包括个人交往,尽量与教学活动相关联。孝移的主要活动是,每日看书,偶尔与一二知己商订诗文,看园丁灌花剔蔬。其七,为学生创设相对健康发展空间。孝移有此担当,让绍闻在碧草轩内,一边玩耍,一边认字、读书、说故事。

  该回书说,祖籍地侄辈谭绍衣派来信使梅克仁,邀请孝移前往江南丹徒拜墓修谱。其间,绍闻无人管束,经常与邻居儿童玩耍。孝移归来,已是定更时分,绍闻趁着月色,尚恋群玩耍。被仆人找回来,孝移一是恼夫人王氏约束不严,二是悔自己延师不早,照绍闻头上便是一掌。作为启蒙教师,他平素管教儿子的严厉程度又如何?信使梅克仁喜欢绍闻,孝移只允许他抱着绍闻“在门楼下片时便归”,理由是“轻易不曾叫他上街,改日熟了,你引他到后书房走走罢。”他把绍闻的活动范围限定在后书房内。在丹徒的日子里,同绍衣夜坐,“星月交辉之下,只听得一片读书之声,远近左右,声彻一村。”当时,他之所以产生南归之念,就是希望儿子迅速加入到这种读书大合唱里。他将儿子的活动事项主要限定在读书上。由于孝移一向推行严师教育,因此,绍闻的儿童天性被扼杀,一时顺从了他的过庭之训。然而,一旦遇到适当时机,绍闻的逆反心理必然反弹并付诸行动。况且,儿童喜欢玩耍,是既正常又普遍的现象,任何人不得粗暴地剥夺其嬉戏的权利,限定其活动范围、事项。其中的道理简单:过犹不及,亦不可因噎废食。由此说来,启蒙教师的职责或素养应该是,恰到好处地严格要求学生,防止他们产生逆反心理,采取寓教于乐等教育方法,逐步扩大其活动范围、增加其活动事项。

  谭孝移有五位好友:娄潜斋、孔耘轩、程嵩淑、苏霖臣、张类村。他选择娄潜斋接替自己担任儿子的第二任教师,次年初春正式开学,与绍闻一起学习的有娄潜斋之子娄朴。第39回记录了程嵩淑在孝移死后发表的评论:“类老慈祥处多,断制处少;耘老冲和处多,棱角处少;我便亢爽处多,周密处少;即如孝移兄在日,严正处多,圆融处少。惟娄兄有咱四人之所长,无咱四人之所短。”原来,娄潜斋兼众长而有之,具备教师最可贵的素养。

  在第2回里,孝移向孔耘轩谈到:“小儿先学娄潜斋品行,况又是博学之人,训蒙必无俗下窠臼。”说明为子择师的三原则:品行端正、学问渊博、教学创新,这应该是教师必备的三大素养。该回书交待,娄潜斋设帐以来,娄朴、绍闻“一日所读之书,加倍平素三日。”侧面透露了他的教学素养,注重发掘学生的潜能,调动他们学习的自觉性、主动性,尤其注重提高他们的学习效率。第3回说,祥符有一处名胜,相传春秋晋国音乐家师旷曾在此吹奏乐曲,故名吹台。汉文帝次子梁孝王增筑成一座园林。此后,李白、杜甫、高适等名流都曾来此游览并留下诗篇。每年三月,当地如期举行吹台大会。让不让两个学生游览吹台大会,孝移与王氏发生争执。最终,由娄潜斋做出裁决,孝移可以游览。娄先生向孝移申述的理由是,两个学生身边跟着的不是家人而是你我,“到会边上望望即回,有何不可。”即可以有引导、有纪律、有计时、有组织地开展这次活动。这一决定既了却学生对热闹去处的一份牵挂,又能满足其好奇的心理;既能纠正“一定把学生圈在屋里”的偏差,又使之观风俗,知名胜;既加强了学生的社会实践活动,又促进其身心健康。从而体现了娄先生教学有方的素养。当时,娄先生向孝移表白:“教幼学之法,慢不得,急不得,松不得,紧不得。”又反映出娄先生教学得法的素养。娄先生还指出,不要做“非人力之所能为”之事,要做“当下所当为”之事,即让学生该读书就读书,该活动就活动,显示的是娄先生能够顺应育人规律的极高素养。游罢吹台大会,娄先生又收一名学生,绍闻的表兄王隆吉。第4回说:“碧草轩中,一个严正的先生,三个聪俊的学生,每日咿唔之声不绝。”小小规模的私人学校,一时之间,教学工作按部就班,教学秩序井然,学习氛围浓厚,呈现出生动活泼的发展局面。这又无不说明,娄先生敬业乐群,能够全面履行教师的职责。

  二、侯冠玉、程嵩淑

  在谭绍闻成长的关键时刻,发生了三件事,即谭孝移被保举贤良方正,次年正月起身赴京;娄先生秋闱中式第十九名,冬日赴京;王氏听凭弟弟王春宇随意推荐,贪图侯冠玉夫妇不需管吃管喝的小便宜,聘用侯冠玉为绍闻的第三任教师。在第8回里,侯冠玉正式出场。由于在故里弄出丑事,兼及躲避赌债,便携妻投奔这里的亲友。又因纵惯学生,不守学规,所任职的本街三官庙学堂被迫关闭。由此可见,他是个典型的无行文人。这位反面教员警示我们,砥砺品行,是教师积累综合素养的首选路径。该回书说明,娄先生离开,娄朴转学,王隆吉辍学经商,只剩绍闻一人。侯先生上任伊始,向绍闻宣布施教方针:“你只把我新购这两部时文,千遍熟读学套,不愁不得功名。”从中可以看出侯先生指定教材是八股时文,学习方法为千遍熟读,教学目标是要学会套用时文,学习目标是获取功名。正如后来谭孝移得知侯先生的施教方针后所批评的那样:“专弄八股,即是急于功名,却是欲速反迟。”教师的职责或素养是不可违背“欲速则不达”的客观规律,不可目光短浅、急功近利,不可让学生剽窃他人文章、学一些投机取巧的假本事。相反,要引导学生下真功夫,帮助他们打好文化知识基础,掌握学科知识体系,要培养其创新、创造才能。

  随后,侯先生便为绍闻相面、测八字,谋划遍观谭家阴阳二宅。这位反面教员又警示我们,教师的职责,在于破除迷信,宣传科学。第8回概述:“侯冠玉渐渐街上走动,初在各铺子前柜边说闲话儿,渐渐的庙院看戏,指谈某旦脚年轻,某旦脚风流,后来酒铺内也有酒债,博场中也有赌欠,不与东家说媒,便为西家卜地。轩上竟空设一座,以待先生。”侯先生肆意逛街、聊天儿、看戏、品角儿、贪酒、赌博、说媒、卜地,不足以当师长之尊。这就从反面为我们敲响警钟,教师应该守住职责或素养的底线,不能脱离工作岗位,不能做与教学工作毫不相干的事。孝移寄居京城近两年,一度面见嘉靖皇帝,获得正六品职衔,告病回籍。孝移未及解雇侯先生,当接过侯先生推荐的书目《金瓶梅》一看,旧病复发,庸医、巫婆轮番上阵,害了他的性命。以孝移离世为开端,师徒本性恶性发展。第13回说,王中从赌场里寻找到的侯先生,“次日径上碧草轩来,只见尘积满案,几本书儿斜乱放着。”侯先生将教师职责抛到九霄云外,教师素养荡然无存。第14回叙述,16岁的谭绍闻“从侯冠玉读书这三四年,悠悠忽忽,也不曾添上甚么学问。兼且人大心大,渐渐的街头市面走动起来,沾风惹草,东游西荡,只拣热闹处混。”试比较:先生当初“渐渐的街上走动”,学生如今“渐渐的街头市面走动起来”;先生“指谈某旦脚年轻,某旦脚风流”,学生则“沾风惹草”;先生“悠悠荡荡”,学生则“东游西荡”;先生出现在柜边、庙院、酒铺、赌场等处,学生则“只拣热闹处混”。从中再次提醒我们,学生往往亦步亦趋地仿效教师。学生走什么路、做什么人,教师的影响举足轻重。教师抛弃职责,不存素养,必然将学生引向歧路。绍闻误入人生歧路,孝移生前好友担当训导他的业余教师,其中以亢爽处多的程嵩淑为代表。第14回说,这些业余教师及侯冠玉被王中邀到碧草轩后,从京城归来的娄潜斋率先批评绍闻:“你近日气质很不好”,又质问“继志述事”之意,暗自批评他未能承守前人遗志。随后,程嵩淑尖锐地批评绍闻,背离父亲为其取名继行所闻善事之意;不守规矩,乱来;在关帝庙戏场上乱窜等。张类村为了缓和紧张气氛,劝解二位父辈勿过为苛责,待其改过自新。苏霖臣则赞美程嵩淑能尽师友之道。一时之间,众先生形成一股欲把绍闻从邪路拉回正道的合力。连在场的侯冠玉也受到这股合力的夹击,深感罪责难逃。可是,他装腔作势,竟然厚颜无耻地说:“绍闻,我一向怎的教训你来?”该回书说明,正是因为侯先生如此毫无羞恶之心,强烈地刺激了绍闻的羞恶之心,让他彻底与之断绝师生关系。从程嵩淑等父辈身上,显示出的教师职责或素养是,学生一旦误入歧途,需要及时提醒他们猛然回头,需要对他们采取灵活多样的教育形式,包括运用直接、间接、尖锐、委婉的批评方法等。侯先生的所作所为,又从反面说明教师在学生面前不可文过饰非、瞒天过海、自欺欺人,要勇于承认错误、承担责任,获得学生的谅解。

  父辈们的当头棒喝,触动绍闻的天良。然而,他与王隆吉结识纨绔子弟盛希侨与破落户夏逢若,四人结拜为兄弟。在盛、夏二人的诱导下,绍闻开始贪酒、学赌、嫖娼、狎尼、恋戏,重蹈覆辙。第20回说,盛希侨等四人齐聚碧草轩,孔耘轩事先约娄潜斋、程嵩淑也来到碧草轩。于是,中壮派与青少派不期而遇,两派都针对谭绍闻,展开挽救与反挽救的斗争。程嵩淑凭借盛希侨平日称自己为世叔之故,首先打压以他为首的青少派的嚣张气焰。仅直言他“不大肯亲书”一点,已羞得他满脸通红。接着,孔耘轩、程嵩淑发现他们将用于赌博的六个色子,娄潜斋便质问绍闻:“你父亲在日,家里曾有这东西吗?”绍闻被问得浑身颤抖。一经较量,青少派已溃不成军。盛希侨想借机溜走,娄潜斋发话:“留客用饭”。在午宴上,中壮派再次发起猛烈攻势,采取借古喻今、旁敲侧击等手段,对青少派进行讽喻劝诫。在程嵩淑等身上,反映出的教师职责或素养又是什么?培养教育学生,是一项艰巨而繁重的任务。需要站在学生的一边,坚决抵制社会的不良风气,同一些行为不端的人作斗争,随时防止学生沾染恶习,遭一些别有用心的人的暗算。又是一项具有长期性、反复性的任务。对他们的思想说服工作,不是一劳永逸的,需要持之以恒地做下去,因为他们的思想往往处于波动状态,行为总会出现偏颇。

  三、惠养民、孔耘轩等

  刚被拯救到岸边的绍闻,又被一些坏人多次拉下水。此时,他招揽戏班进驻碧草轩,为其支垫大量花销;赌博、嫖妓又耗掉大笔资金;高皮匠将老婆与他捉奸在床,达到讹诈银两的目的;茅拔茹以戏箱失盗为由,敲诈勒索,多亏荆县令明断。其间,绍闻多次忏悔。由王中多方接洽,聘定惠养民为绍闻的第四任教师。

  惠养民出现在第3841回书里。仅有绍闻一个学生,惠先生“坐的师位,一定要南面,像开大讲堂一般。”他的教学活动循规蹈矩。他的教学内容安排看似由浅入深,由“先做那洒扫应对工夫”到“讲了理学源头”,再到“要做到井田封建地位”。实际上“绍闻在学里读帖括说是皮肤,读经史说是糟粕,无处下手。”这些反衬出教师的职责或素养是,从实际出发,生动活泼地开展教学活动,安排或讲授的教学内容,要让学生得其要领,力避死板、陈腐,应该顾及学生的接受能力。

  程嵩淑评价惠先生:底子不甚清白;心底不澈,不免有些俗气扑人;话说的叫人掩耳欲走;别人戏称他为惠圣人,他有几分默许,一个俗物蠢货。仍从反面说明教师的起码素养是,清白做事,清白做人;力戒庸俗迂腐;说起话来,悦耳动听;谦逊好学,不可自命不凡。

  再看惠先生的所作所为:与兄嫂生活在一起,继娶滑氏为妻,输出彩礼40多两。兄嫂辛勤劳作,还债20两,所欠20多两,债主一再催逼。谭家先后交付他的聘金24两,滑氏想留后手,不但一再拒绝兄嫂还债的请求,而且听信其弟滑玉的诈骗,希图营运赚利。结果,滑玉狂赌,不仅输掉姐姐滑氏的20两银子,还弄得家破人亡。滑氏得知消息,反咬惠先生一口,说他未能与兄嫂分家。她每日嚎叫撒泼,于是,惠先生得了羞疾,不敢见人。惠先生曾唱高调“吾儒以辟异端为首务”,其实他连自己的老婆都说服不了,愧对兄嫂。他对绍闻的病根诊断得精确:“纷华靡丽之心,如何入见道德而悦。”可是,他连教学工作都无法继续。这一切从反面说明教师的职责或素养是,不能做空头的理论家,必须把理论落实到行动上,应该脚踏实地地开展教育教学工作,包括处理好家庭关系,排除一切干扰。第43回说,惠养民辞职,冲和处多的岳父孔耘轩顶替,成为绍闻的第五任家庭式教师。绍闻整日诵读,每当会课之日,便差人到岳父家领来题目。绍闻做完,立刻送与岳父批点。孔耘轩看到绍闻学业进步的倾向,更多地对他几番失足,采取谅解的态度。每次圈点改抹绍闻文章完毕,便向弟弟夸赞一番。从中可以悟出,教师应有的责任或素养是,要允许学生犯错误,还要给他们改正错误的机会,要多看到学生进步的动机,及时地给予鼓励。当他们需要帮助的时候,要尽力给予帮助指导,让他们充分享受到由每一点进步而带来的快乐感。重复说来,当他们犯了错误并欲改正错误的时候,不是轻视、抛弃他们,而是以平常心对待他们,尊重他们的思想情感,提高他们的觉悟,使之做到自尊、自爱、自立、自强。在关爱的前提下,严格要求他们,包括不随意降低其学业应该达到的标准。

  该回书提到孔耘轩的教学指导能力及效果:“这孔耘轩学问是有来历的人,比不得侯冠玉胡说乱道,又比不得惠养民盲圈瞎赞。谭绍闻得了正经指点,倒比那侯冠玉、惠养民课程之日,大觉长进。”孔耘轩具备的综合素养是,有广泛的文化修养;精通业务;对学生的学业能够给予居高临下、恰如其分的指导。他出色地履行职责,给学生一杯水,自己有一潭水,以此满足学生的求知欲。

  张绳祖等精心设计陷阱,如让绍闻与妓女红玉重逢鬼混,一次赌输近500两。为躲赌债,他逃往亳州。归来,又被告上法庭,赖有程县令对其免于处罚。此外,妻子孔慧娘被气死,绍闻继娶巫翠姐为妻,夫妻在家开了赌博之风。绍闻又四处乱赌,其间不仅被打伤,还赌出人命。他求助夏逢若,用变卖家产的银两打点官府。夏逢若从中渔利,大发横财,开起赌场,招揽名妓珍珠串等陪他饮酒作乐。绍闻赢了盗贼赃物金镯一对,案发,被押入班房,幸亏孔耘轩等乡绅出面营救。

  55回说,孝移生前好友等齐聚碧草轩。程嵩淑依旧知无不言,借孝移生前为绍闻起名取“绍闻衣德”之意,字以念修取“念祖修德”之意,便质问:“老侄所为,何者为念祖,何者为修德!”将绍闻羞得无地自容。苏霖臣出面调解,绍闻含泪恳求父辈访一名师,约束自己。程嵩淑保举智周万为绍闻第六任教师,并勉励绍闻说:“竖起脊梁,立个不折不磨的志气。”作为业余教师,程嵩淑一贯履行职责,采取批评与鼓励相结合的方法,教育绍闻重新做人。

  四、智周万与娄潜斋、程嵩淑

  56回书的主人翁是智周万。智先生执教碧草轩,已从孔耘轩那里全面了解绍闻的成长经历。开始十日之内,与绍闻相对,随后态度也只是淡淡如水。每次送走前来核对刻字样稿的匠人,也无多言。“谭绍闻执书请教,随问就答,语亦未尝旁及。”对绍闻采取自我疗病、恢复创伤之法,以便达到“沉静收心”之效,重拾学业之功。接着,在绍闻的领题作文上写下批语:“笔气亢爽,语语到家。说父子相关切处,令人感泣,似由阅历而得者,非泛作箕裘堂构语者所能梦见。”高度评价绍闻文章的笔气、语言特点,蕴含的真情实感,反映的本人特定阅历的丰富。尤其连用“箕裘”与“堂构”之典,说明文章主题鲜明,集中表现继承先辈遗业之志。旋即,便询问:“其文如此,缘何素行不谨?”绍闻重温父亲遗嘱:“用心读书,亲近正人”,已泣不成声。智先生紧追不舍地问道:“何至甘居下流!”绍闻倾诉缘由:其一,心无主张;其二,匪人刁诱;其三,难抵诱惑;其四,自克力差。至此,绍闻已经把智先生视为能倾听自己肺腑之言的知心朋友。然后,绍闻恳请智先生写一箴铭,鞭策自己。智先生一挥而就,为他作一篇戒赌的箴铭。绍闻顺便请求再作一篇戒嫖的箴铭。智先生指出,师徒之间,难以秽词污语相示,可以执此类推,仅言简意赅地剖析嫖娼的危害性。这番特写,揭示教师的职责或素养:要善于做学生的思想转变工作,包括搞好调查研究,采集学生相关信息,针对其病症,采取有效医治方法,像智先生那样,沉得住气,步步为营。要努力探索教育规律,及时抓住学生的思想动态,与他们进行心灵的沟通、对话、交流,做他们的知心朋友。像智先生那样,巧妙地打开学生的心扉,让其一诉衷肠,并主动地向自己求助。要结合教学做学生的思想转变工作,面对学生,要做到有问必答,有求必应,像智先生应绍闻之请撰写箴铭那样。同回书说,半年多后,夏逢若哀叹,智先生对绍闻,“不惟管他的身子,竟是能改变了他的心。”其实,如此促进学生身与心健康发展,正是每位教师的职责。

  唯利是图者视绍闻为最好猎物,视智先生为最大障碍。他们布施连环计,造谣近视眼的智先生偷窥女人厕所,智先生被迫返回故乡灵宝。斯人已去,他们利用美人计,虽一波三折,绍闻却最终上钩,一次性欠赌款800两。虎镇邦讨要赌债,夏逢若怂恿他将谭宅辟为吃喝嫖赌一条龙服务的窝点。于是,三人合作经营窝点。赌徒管九欺男霸女,逼死人命,牵连绍闻。两火夫酗酒争赌场抽头钱相互殴伤,引燃导火线。谭宅遂被搜查,绍闻被捉拿归案。巫家打点衙门,救回绍闻。第71回说,各方债主索债,纷至沓来。绍闻避难,并携带货物,找到已升任济宁刺史的娄潜斋。娄先生背地批评绍闻求衙门中销货之举为“品斯下矣!”师徒重逢,首先,娄先生以谈论《宋元八大家诗选》为话题,以期引起绍闻的专业兴趣。其次,据己所闻,点示绍闻违背家规行为所带来的恶果。再次,告诉绍闻,亟欲自新,亲近父辈程嵩淑。其四,诚留他在衙中读书,并答应另为延师。第72回说,一个多月后,绍闻执意回归。娄先生嘱咐绍闻,所赠银两不得用于嫖赌;尽量重理旧业,若不能读书,就照理家务;并派差役护送绍闻一行。

  面对曾经的学生,娄潜斋继承孔子的优良传统,循循然善诱人,博之以文,约之以礼。他的教育方法灵活多样,既有强制措施,如不为学生借助衙门开销货之端,又推行宽和之策,如充分尊重学生的意愿,可以读书,也可以不读书,只要务正业就行。按照娄先生“惟我这个衙门,纱帽下还是一个书生”的表态,无不说明,他虽然离开了教师岗位,却不认为教育学生的任务已经完成,还要不失时机地为其扩充正能量,指明前进方向。如告诉绍闻,要与直、谅、多闻的父辈程嵩淑交朋友。这位官员,仍然保持着教师的素养,教育学生尽职尽责的精神不减当年。

  济宁归来,绍闻进入人生最黑暗的阶段。道士以放入炉中1两炼出10多两银子的把戏为诱饵,骗走他135两;为庆贺巫翠姐生子、母亲70大寿,他极罄家财充样子;变卖可动资产应对填门债主;锯倒坟茔百余株树木抵销一宗神社大债。第83回说,谭绍闻走投无路,恳乞父辈“指一条路儿好走”。程嵩淑当仁不让,他开的药方是割爱忍痛,弃产还债。授还债决窍为去恶务尽,不留拖欠。第84回说,谭家落实程嵩淑的方案,碧草轩、前半截院子、大厅、账房以及临街市房,计典卖2300余两,还清所有有利息的欠账,略有剩余。我们补充说明,此后谭家否极泰来,尤其在谭绍衣这位政界人物的强有力扶持下,绍闻一步步走上振兴谭家的道路。

  在谭家衰而复兴的转折关头,娄潜斋与程嵩淑两位课外教师充当引路人,将绍闻从可怕的黑暗角落,带上光明的人生之路。比较而言,娄潜斋主要采取和风细雨式的教育方式,程嵩淑重点采取劈雷闪电般的教育方式,二人配合默契,共同达到治病救人的目的。我们从中获得启发,不同素养、风格的教师可以密切合作,共同肩负起教书育人的职责。

  结论

  《歧路灯》描写的七位师长,代表着不同的类型。在他们身上,或正面、或侧面、或反面地反映出教师应该担负的职责、具备的素养若干条,这对于今天的人民教师来说,应该担负怎样的时代使命,达到怎样的从业标准,都具有参照价值。在这些师长当中,有的尽职尽责,素养高深,值得我们学习与效法;有的亵渎职责,素养极差,可以作为反面教员。毫无疑问,这些封建社会的私塾教师,即使其中的优秀者,若用今天人民教师的高标准衡量,也并非完全合格。如智周万是作者推出的优秀者,然而,他有致命的性格缺陷———懦弱。当邪恶势力向他泼出脏水之后,他不是站出来抗争,揭穿真相,而是胆小怕事,一走了之,其做法令人大失所望。我们既要总结经验,也要吸取教训,努力做好本职工作,为实现我国的教育现代化贡献自己的力量。

  本文由《赤峰学院学报》整理,知网收录,欢迎查阅。

《歧路灯》聚焦的教师职责或素养

期刊名称:赤峰学院学报
主管单位:内蒙古自治区教育厅
主办单位:赤峰学院

出版周期:月刊
出版地址:内蒙古赤峰
语  种:中文
开  本:大16开

投稿邮箱:cfxyxbz@163.com

国际刊号:1673-260X
国内刊号:15-1343/N
发行范围:国内外统一发行

创刊时间:1986
注:本网站为投稿平台,非杂志社官网